拾光 | 石墙事件

版权声明:本文来源于  逐光的镣铐舞者

拾光 | 石墙事件



裂缝,那是光照进来的地方。

1969年,6月27日, 星期五晚。

在纽约一个名为“石墙”的酒吧,

一条裂缝就此打开...


我们重新编辑了一篇旧文,希望能给大家重现事件的原貌。


6月27日的午夜

此时正值石墙酒吧的运营高峰期,其中挤满了大概400多名客人。厚厚的窗帘里面灯火昏暗,人们喝酒、跳舞、聊天、表达爱意。


凌晨1:30左右

警探Charles Smythe和副巡官Seymour Pine带着四个身着黑衣的便衣警察及两名穿制服的巡警来到石墙酒吧的门口厉声大喝


“警察!执行公务!”


就在几周前,警方刚刚关闭了两家同性恋酒吧,它们和石墙酒吧一起,是纽约市警察局第六分局辖下最受欢迎的三家同性恋酒吧。在过去的两周内,警方已经对石墙酒吧进行了两次突袭。最近的一次就发生在两天前的午夜,带头的也是Seymour Pine。没有任何迹象表明此次突袭有什么特别之处。

流连于石墙酒吧的人们


然而这一次突击行动却没有像计划中的那样顺利。在没收了酒吧里的28箱啤酒和19瓶烈酒之后,警察开始查验身份。标准的程序是,所有的顾客将排成一行,逐个接受检查,然后那些女星装扮的顾客被带到浴室,由女警检查其睦别。所有的男扮女装者都将被逮捕。

男扮女装者


但出人意料的是,当天有些男顾客拒绝出示身份证明,那些男扮女装者也不服从警官安排,于是警方决定把这些人带回警局。这使得顾客们十分紧张。


Maria Ritter和其他异装癖者被警察关在酒吧的另一个房间里,这个被家人称作史蒂夫的十七岁少年,内心充满了恐惧:


“我最害怕的就是自己被逮捕,第二害怕的是我穿着妈妈裙子的照片会出现在报纸或电视报道中。”


与此同时,有几位警官在搜查女同性恋者时趁机揩油,也引起了人们的不满。

警察经过一番搜查之后决定逮捕一批人,并将他们扣留在酒吧内等待囚车到来;另一部分人则在前门被释放了,稍稍不同的是,被有幸被驱离的那些人并没有像往常一样马上离开,而是在门口停留并等待他们的朋友。不断有路人加人这个群体,他们中有同性恋者,渴望动荡的年轻人,附近的居民,格林威治村的游客。不到一刻钟,石墙酒吧的门口已经聚集了将近200人。

警察进行殴打


之后发生的事情根据不同的史料来源有不同的说法,根据维基百科中Pine警员的回忆,当第一辆囚车到达时,当时拥堵在门口的人数比起他们逮捕的人数超出十倍之多,人群起初只是安静地看着,但每个人都显得愤怒而不安,没有人拉出标语,没有人知道下一步会发生什么,但人们都很清楚有一种不寻常的东西在空气中蔓延。

当几名引人注目的变装皇后和酒吧普通雇员被带人巡逻车时,人群里发出不满的嘘声,有人声称这些人被抓只是因为没有支付不正当的“保护费”。人们开始高喊各种口号:





We shall overcome!

 We are proud!

Gay Power!






一名已被带上警车的变装皇后打开另一侧的车门跳了出去,警察将其抓上车后,他再次试图逃跑。当一名警察准备把他铐住时,他用随身带的小包击打警察的头部。这名警察随即用警棍回击。有些年轻人开始向警察投掷硬币。这时,一个戴着手铐的女同性恋被押送着走出酒吧。她不断咒骂警察,抱怨手铐太紧,并几次试图逃走。最后,一名警察把她扔进车里。这一幕彻底引爆了人群的愤怒。


有人质问,有人大喊:


“难道我们对这些家伙就袖手旁观吗?”

“看看警察的兽行!”


极可怕的愤怒在人群中爆发了。

有人喊道:“掀翻他们的鸟车!”,愤怒的人群清除了两扇大门的路障,拥上了克里斯托弗街。人们携起手来开始呼喊


“Gay Power!Gay Power!”  

硬币、石块、酒瓶纷纷飞向警察。44岁的警官Gil Weissman被硬币砸伤了眼睛,警方怀疑民谣歌手Dave Van Ronk是凶手,抓住了他并逐步撤回到酒吧内。警察抵住了酒吧门,但是人群的愤怒和攻击有增无减。一些人试图点燃可燃液体喷向门里面;有人拔起一个停车计时器,猛击酒吧正门;人们点燃了垃圾桶,扔向酒吧的破玻璃窗。


攻击持续了40多分钟。酒吧门被撞开,警察们举起了手中的枪。一场更大的流血冲突似乎一触即发。这时,警笛声传来,一个本来是处理反越战示威的“战术巡逻队”(TPF)被派来。但是他们没能成功分散人群,人群继续向他们投掷石块,双方陷人了一场更大的混战。好像从天而降似的,远处的谢里丹公园又冒出几百人,他们跳到了汽车前盖和顶棚上,开始有节奏地叫喊,义愤填膺的人群要求面见市长。


提伯这样回忆道:


“更多的警察来了。他们跳出警车,开始包围公园。我的一个朋友抓住我,把我拉进一条小巷,远离了混战。我踉踉跄跄进了那条黑暗的巷子,骚乱的声响慢慢减弱,融进了背景,我突然感到疲倦和惧怕。我的胸口上下起伏。我喘不过气来,胸口砰砰乱跳,可是一切都在控制之中。欢呼从心中升起,我爆发出笑声和快意。我和我朋友开始顽皮地拍打彼此的肩膀,我们挽起手,一起往前走。我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都充满了骄傲,来自我是什么人、我参与了什么事的骄傲。我是一名自由战士!


这就是为人们所知的“石墙冲突”,催生了后来种种同性恋解放运动。



石墙酒吧发生的反抗引起了世界范围内的激愤,如同历史学家David Carter所说:


为什么说石墙事件是同性恋权利运动的起点?因为它触及了人们的心灵。与警察抗争,这需要多大的勇气啊!要知道,当时同性恋群体还是那么弱小而沉默。


接下来的三个晚上,同性恋者们继续在石墙酒吧外示威。变装皇后们骄傲地歌唱道:




We are the Stonewall girls

We wear our hair in curls  

We don't wear underwear

We show our pubic hair!






随后的几周,纽约发生了剧烈的变化。同性恋者平权组织在各地纷纷诞生,这些组织立刻着手调查正在发生的警察对同性恋者的迫害。很快,警察的偏见和野蛮被深度曝光了。酒吧向同性恋卖酒精饮料并不违犯法律,警察却定期突袭这么做的酒吧。警察还关闭允许同性接吻、牵手或者穿着异性衣服的酒吧。同性不允许公开地一起跳舞,据警察说,允许同性跳舞的酒吧常常被搜查。提伯补充说:


“这些只是一些不成文但广为接受的规则,使警察得以剥夺同性恋男女的权利,并关闭他们常去的地方。我们都知道这都是真的,但当这些信息被公开的时候,我们的感觉还是很不一样。我们很快惊讶于我们怎么会接受这一切如此长时间。我们当时在想什么呢?”[2]


很少有人能说清楚为什么这天翻地覆的转变会发生在一夜之间,正如亲历者之一的Michael Fider 所说的那样:


“我们所有人都感到再也无法忍受着这种混蛋处境。没有人组织,没有人鼓动,这只是这么多年的忍耐达到极限之后,在特殊的地点特殊的地方自然发生的事件。人群中的每个人都知道我们不想再回到过去。这就像我们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是时候要回我们那些一直都被夺走的东西了……每个人都处于各式各样的原因,但大多是完全的愤怒和悲慨,所有的东西加在一起却那么顺其自然,我们只是想重新找回自由。我们觉得我们有自由,或至少表明我们要求自由的自由。我们不需要怯懦地在夜晚行走然后被他们盛气凌人地对待——第一次我们如此强硬地坚持自己的立场,这就是让那些警察们大吃一惊的地方。”空气中弥漫着一些很久之前就已见不到的东西,每个人都以不同的形式为之奋斗。但底线是,我们不打算后退了,而我们没有。[3]


[1]数字和文段来源于George Chauncey(2005).Why Marriage: The History Shaping Today's Debate Over Gay Equality

[2]提伯的原文见其著作 Elliot Tiber(2009).Taking Woodstock: A True Story of a Riot, a Concert and a Life,有中译本和同名电影

[3]文中所有的事件过程和亲历者采访都来源于维基英文百科。




尼采曾言:

其实人跟树是一样的,越是向往高处的阳光,它的根就越要伸向黑暗的地底。

石墙运动就是同性恋解放运动的根,扎到最深的地底,才能感受到最高处的阳光。

而我们今天要做的,就是拾起那抹光,追逐着它,继续无畏前行。



 

文案 | 六六

图片 | 网络

编辑 | 牛杂档

责编 | 牛杂档




你愿意陪我们一同逐光吗?

雨后彩虹小组招新啦!!

关注我们的公众号(Rainbowmate_),后台回复招新,即可获取招新报名通道!

我们期待,你的加入~


投稿可发送至邮箱:Rainbowmate_17@163.com


LGBTQ+|树洞|拾光|视野|资讯

追逐那一束光

让温暖笼罩着你我

请关注我们的公众号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


相关资讯
微信公众号-请扫码或长按识别
微信公众号-请扫码或长按识别